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我想留下來-三百五十九 何謂知己?展示

我想留下來
小說推薦我想留下來我想留下来
认识老颜,是我的荣幸。五十岁的他,是孤独的。我的出现,让他的生活了多了些许的色彩。他是至今为止我都看不懂的男人,在他内心深处,他怎样看我,我更不知晓。
像朋友?不像。像恋人?不像?像兄妹?不像。像知己?知己!
“为什么一直要不停歇的赚钱?你又没有孩子。那么多钱,花不完,也很苦恼的。”我笑。
“为我自己啊。”我们边走边聊,没有手牵手,只是肩并肩。不说他的年龄,我猜很多人会误以为他最多不过四十五岁上下。“小时候,家里太穷。我记得当时我妈妈,奥,就是希亚的外婆,我爸爸后来娶的那个女人。她总是把我爸爸外面带来的好吃的,分成三份,一小份,两大份。小份的永远是我的,那两份大的,一份是希亚的妈妈的,一份是我爸爸和她的。”
“为什么不告诉希亚,你和她妈妈并不是亲兄妹?”
“没必要。我那个同父异母的妹妹的,真是个好人。你知道吗?她常常把她那一份大食物悄悄留一半给我。她很爱我的,真的。同父异母的妹妹,也是亲妹妹啊,我一直这么认为。”
老颜讲起他的小时候,总有说不完的话。他的小时候,带给他温暖的从不是那个家里的他的亲爸、后妈。而是那个同父异母的妹妹。
“她很善良。你不知道她对我有多好。后来去外地读书,她还给我写信,告诉我,她已经藏了许多食物,等我回来给我吃。每次等我回来,她都会将那些被她藏起来的食物拿给我。哈哈,现在想起来还挺好笑,食物都坏掉了,不能吃。我扔掉又不舍得,你猜我怎么处理那些发霉的食物?”
“怎么处理啊?”
“喂鸡鸭。”
“你不怕鸡鸭吃了死掉?”
“不怕。鸡鸭比咱们人类的体制要好很多。”他笑,我也笑。我们继续往前走。
“为什么一直不结婚?”我突然问。
“忙。”
“借口。”
“是真的忙。不想耽误了任何一个女人。”
“鬼才信!”我瞪他一眼。
“好吧,我说了你可不要笑话我。其实,我心目中的妻子的最佳人选一直是我那个妹妹。但是我知道,这是根本不可能的。”
“所以你才对希亚视如己出?”
“一部分原因吧。不过希亚这孩子,有我当年的影子在,我喜欢有个性个人。”老颜说着,继续朝前走着。“你不觉得现在这个社会很奇怪吗?人人穿着一模一样的衣服,说着几乎一样的话,做着一样的事,甚至连表达的内心想法都是一样的。就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。”
“大家都是凡人啊,你不是。”
“哈哈,我也是,我只不过比他们多了些不一样的想法。”老颜看了我一眼,“比如我跟你。我从不逼你做你不喜欢的任何事,就专这样,挺好。”他继续朝前走。“你也是个奇女子。”
“我不是。希亚才是,她是我一直想成为却一直成为不了的那类女人。”
“你做事比她周到,她还需要历练。”
我们就这样,继续朝前走着。周末的午后,公园里散步的人很多,有男有女,有老有少,有一家三代几口的,也有卿卿我我的小情侣,还有那些朋友之上恋人未满的一类。他们有说有笑,有的跑有的叫。这,是人间。
“萧邦是个很不错的年轻人,”老颜突然说。“你心里还放不下他?”他问我。
“没有。”
“今天天气不错,再陪我走一圈?”
“好。”
寓意深刻小說 我想留下來笔趣-三百五十九 何謂知己?分享
我婉拒了老颜的盛情款待,公园与老颜分开,我打车去了雅斋,此时,小宝应该还在上课。“到的挺早啊,他们班还没下课,不过也快了。”薛瑜从电脑后伸出头。“喝什么?”
“白水。”我笑着说。“我自己倒就行,你忙吧!”
“你儿子很有天赋哦!真没想到,平常他调皮捣蛋又活泼好动的,这认真起来,还真像那么回事。”
“你看见了?”
“那当然!在我这儿的每个学生,什么性格,课堂上什么状态,我都会一一观察并做好记录反馈给家长。”
“没想到,你竟是个天生的教育者。”
人氣都市小說 我想留下來-三百五十九 何謂知己?展示
“人家本来就是科班出身呀!只不过当年,”她见有家长过来,不再说下去。
我从书架上拿了一本书,边看边等小宝。
“妈妈!”小宝放学从楼上下来。“爸爸呢?”
“爸爸?”
“他说他今天来看我的,他又把我忘记了!”小宝生气。
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《我想留下來》-三百五十九 何謂知己?閲讀
“可能是在忙吧,走吧,晚上想吃什么?”
“我想吃些垃圾食品!”小宝朝我笑了笑。“爸爸说了,每周吃一次垃圾食品也是很不错的呢!妈妈,你同意吗?”
“好吧!想吃什么垃圾食品?”
“xxx吧!好久没吃过了,”小宝边走边说。
“小宝!这儿!”小宝坐在车里,冲我们大喊。“儿子!”
“老爸!老爸!”小宝见是萧邦,兴奋朝他跑去。“我以为你不来了呢!”
“放心,老爸答应你的事,一定说到做到!今天有点事,耽误了,对不起啊儿子,下次,爸爸一定准时。”说着,萧邦看了我一眼。“赏个脸,一起吃晚饭吧?”
“妈妈,答应爸爸吧!他可是我最好的爸爸呢!他是世界上最棒的爸爸!妈妈,你就答应吧!”小宝的眼里充满渴望。
“好啊,走吧。”
萧邦见我应了,他比小宝还兴奋。他忙走在前,像个侍从一般给我开车门。都说无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。我想,他一定是有什么事要与我说吧!
“听说你最近与老颜打得火热?”他边吃,边问我。
“朋友。”
“嗨!这话,你骗骗小孩子还差不多。我,你还是说实话吧!”萧邦放下筷子,“他老谋深算的,离他远点,别到时候自己受伤了,可不值。”
“是吗?”我笑了下,“比起你和你们家之前带给我的那些伤,还能更猛?”
“我啊,只是给你提个醒。并没有要阻止你与他交往的意思。我觉得你要是真的想开启新生活,以你现在的状态,你完全可以找个年轻的。他一土埋半截身子的老头儿了,不划算。”
“萧邦,你以前可是很讨厌我在你面前说别人坏话的。”
“你当年,太多疑。我今天跟你说这些,都是为你好。”
“你又不是我的谁,凭什么为我好?再说了,我好着呢!用不着你替我着想。”
“我说你这人,怎么还是老样子呢?犟脾气一点都没改。儿子以后慢慢大了,你得给他树立好榜样,尤其是脾气秉性这块,他可是跟着你照样学的。”
萧邦今日,很反常。不过我懂他的心思。只是,他不说,我也没必要主动开口提。